朱砂道长

朱砂道长pe本坛灵符由茅山道长手绘化解太岁符,婴灵超度符分手挽回符,偏财,求财咒语,姻缘符咒,生肖,太岁开运符,和合符,转运符,求子符等,同时提供免费算命,生辰八字算命,四柱算命预测等..
  • 当前位置:主页 > 风水 > >南京大屠杀时间:日本民众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和广岛大爆炸?

    南京大屠杀时间:日本民众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和广岛大爆炸?

    发布日期:2021-02-02 22:53 风水

    日本否认历史罪行的危害。2007-12-27-13:55首先看现实中的利益冲突:争夺俄罗斯石油资源(日本后来介入,缺少南京大屠杀的最短时间!)大白菜,争夺东海岛屿,石油资源,暗中怂恿等等。看历史:日本从唐朝开始就觊觎中国的辽阔土地,直到明末才成功!到清朝末年,通过甲午战争,洋务运动以来的大好局面被破坏,中国付出了巨额赔款,进而陷入了深刻的危机。五十年后,日本再次摧毁了中国充满希望的黄金十年,财产和人员损失无法估量!两次毁了中国的发展前景!

    南京大屠杀已经深深烙在中国人的历史记忆中,而日本人作为加害者,不仅没有形成反思战争责任的历史“共识”,还出现了“胡说”、“虚构”、“幻影”等奇怪的论调,受到进步人士的谴责和批判,在日本社会形成了围绕南京大屠杀的“辩论史”。

    从隐约知道到1960年公开报道,南京大学历史系日本历史组开始对南京大屠杀进行调查研究,并于1962年完成了《日本帝国主义在南京的大屠杀》手稿,但直到1979年才发表。在此之前,“国内没有专门的书籍记载这一事件的真相,有的只是零星的报道和回忆,散落在当地的报纸上”。这部最早的关于新中国南京大屠杀的专著,具体提到了董富雄主编的《中日战争史资料》、《南京事件》卷8、《南京事件》和《南京大屠杀和日本人的精神构造》卷9,肯定他站在正义的立场上谴责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

    诚然,由于战时日本严厉的新闻封锁和归国日本官兵的“禁口令”,日本国民对当时的南京大屠杀并不了解,但也并非一无所知。第一,日本政府和军方高层已经获悉南京大屠杀,特别是随日军返回南京的日本外交官向外交部报告了日军的暴行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抗议”。1938年1月17日,外务大臣Hirota Hiroshi致电日本驻美国大使馆,其中提到南京大屠杀“杀死30多万人”。

    战后,日本历史教科书和大部分著作经常说日本国民根本不知道南京大屠杀,这似乎增加了很多日本国民的无辜感,甚至暗示如果日本国民知道南京大屠杀,他们会站出来反对。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近代日本侵华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大屠杀,如甲午战争时期的旅顺大屠杀、1928年5月出兵山东的“济南大屠杀”、九一八事变后的“平顶山大屠杀”等。当年,日本人或多或少意识到了这些暴行,但从未看到他们的反对和谴责。反而欣然接受了日本侵华的结果,形成了一种对中国侵华的狂热。南京大屠杀只是日本近代对历次大屠杀的延续和扩大。

    日本进步学者豆腐津田在《活着的士兵》中指出:“滥杀、掠夺、苦暴女性————强奸、杀戮,这一切无疑暴露了日本官兵的人格崩溃。而且后方日本民众的道德也是腐败的,可以说是前方腐败的基础。”所以,日本国民即使知道战时南京大屠杀的全貌和真相,也不能站出来批判。

    东京审判期间,日本国民冷静地报道和介绍了南京大屠杀。他们既没有晴天霹雳般的震惊,也没有公开反对和拒绝,而是莫莫接受了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这也支持了津田的观点。战后初期,日本经济衰退,物资匮乏,生活艰难。一种战争受害者的感觉弥漫在日本人民中,他们没能主动去思考g

    石川达三的《时间》由川口研究于1945年12月出版;自1953年以来,堀田善伟在三家知名杂志《世界》 《文学界》 《改造》上发表了以描述南京大屠杀为主的小说。1955年堀田出版了新潮社的专著,但没有引起日本社会的极大关注。东京审判前后,《朝日新闻》重印的战犯起诉书,发表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文章,国内关于南京审判的报道,虽然描述了日本人在战争期间在南京犯下的暴行,但只包含了“呈现真相和历史反省的要素”,而缺乏对中国人民造成伤害的责任的考虑。

    东京审判和新闻媒体对日本暴行的报道都是美国发起的“日本再教育计划”的一部分,这也是南京大屠杀进入战后日本视野的重要原因之一。1945年12月8日,盟军总司令部下令日本各大媒体连载《太平洋战争史——军国主义日本崩溃的真相》,作者是美国战时情报局雇员、盟军总司令部民事情报教育局规划处主任布拉特史密斯,其中有一节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

    1946年2月17日,NHK开始播出节目《真相盒》,其中还包括南京大屠杀的内容。但这些内容有限,缺乏中国受害者作证,被很多日本人“质疑”,“没有成为大多数国民的记忆”。反而成为右翼分子日后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所谓“证据”之一。不管美国“日本再教育计划”的成效如何,至少为日本战后出版书籍、自由报道南京大屠杀创造了氛围和条件。于是田中隆基和石社伊塔罗出版了与南京大屠杀有关的回忆录,进步人士金子莲呼吁日本人民认清自己在南京大屠杀中的责任,南京大屠杀甚至进入日本教科书。

    日本教科书中的南京大屠杀历史教科书不仅反映了一个国家对历史的态度,也反映了其现实关怀和发展方向。以美国为首的日本民主化改革,在战前和战时大力铲除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防止日本再次成为美国的威胁。所以战后初期的日本历史教科书在根据美国人的“太平洋战争史观”描述日本侵略战争时提到了南京大屠杀,但内容简单笼统,往往是一句话,即“日军占领南京时犯下大屠杀”、“日军在南京大屠杀”、“南京暴行”等事件。

    随着中国在大陆的胜利和对美批朝战争的爆发,美国为了把日本建成东亚反共的“防波堤”和“桥头堡”,逐渐放松对日本的控制,所谓的“民主化改革”以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历史教科书开始呈现出以“进与出”取代“侵略”的“变恶”趋势,而在日本三郎的教科书诉讼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东京教育大学教授三郎编写的中学历史教科书《新日本史》,1963年被教育部认证为“不合格”,次年修改送审。结果还是有293个地方需要修改,引起了他的愤怒。因此,教育部的考试违反了教育自由的原则,在1965年、1967年和1984年三次提起诉讼。

    其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主要问题是,恩雅三郎在教科书的注释中指出,日军占领南京后杀害了大量中国军民,即南京大屠杀;根据教育部的说法,可以理解为日军进行了“有组织的屠杀”,要求“纠正”,说明是在“混乱”中发生的。在南京大屠杀深入研究提供的强有力的学术支持下,1997年8月,日本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教育文化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审批意见不合法,判令政府赔偿英三郎40万日元。印度的教科书诉讼活动

    日本右翼分子对描述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进行了“自虐”的攻击,并组织了以原部省教科书调查员村老次郎为代表的“历史教科书编撰委员会”。1986年,原研究出版了高中历史教科书《新编日本史》,这是扶桑社、彭宇社、自由社、明城社出版的右翼历史教科书的雏形,但遭到大多数高中历史教师的抵制。歪曲历史事实的教科书数量最高,1989年为9357本,2016年降至4110本,占高中历史教科书通过率的0.08%。

    以扶桑社出版的《新历史教科书》为例,杉川十九师分析了其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招数”:一是在圆括号中说明日军占领南京后,普通百姓死伤较多,因为在圆括号中,所以往往不被重视,以减轻南京大屠杀的影响;二是通过转折性的“但是”字,强调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因为对资料存在疑惑和分歧,所以仍在争论中,从而“模糊”了南京大屠杀。更令人震惊的是,违反英那加三郎教科书诉讼判决的历史教科书居然能通过教育文化体育科技部的考试。

    自1982年日本教科书事件以来,中国人民对日本历史教科书中描述的侵略中国的历史事实,包括南京大屠杀,一直很敏感。有学者指出,日本政府因教科书事件宣布“邻国条款”后,日本历史教科书记载的南京大屠杀内容增多,但主要描述中国军民增强了抗战意识;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上限在东京审判的20万人,几乎没有人承认30万人,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具体数字;南京大屠杀与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的受害者相比,往往一两句话,三四句话以上,很容易混淆伤害与痛苦、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本质。

    虽然2017年春日本学校采用的世界史和日本史教材都涉及南京大屠杀,但关于大屠杀的数量仍有“各种说法”。总的来说,日本历史教科书对南京大屠杀大多采取“中立”的立场。虽然他们对侵略战争缺乏深刻的反思,但主流仍然承认它,这与日本社会南京大屠杀平权派、小说派和中学派之间的争论不同。

    南京大屠杀虽然作为历史记忆在日本流传下来,但并没有成为日本国民的历史共识。比如战时陆军记者铃木二郎、刚、秦等。发表了一些关于战后初期南京大屠杀的回忆文章;1961年平凡社出版的《亚洲历史事典》中,《南京事变》也占了7行;1967年访问南京后,日本进步朋友信岛陆续发表了几篇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章。董富雄的《近代战史之谜》用很短的篇幅介绍了南京大屠杀;《朝日新闻》记者本赢了不止一场,《中国之旅》也多次提到南京大屠杀。

    然而,那些没有反思战争责任的日本右翼分子,原本凭借日本经济快速增长的实力和美国陷入美苏争霸和越南战争的国际环境,掀起了扭转侵略战争局面的逆流。比如1972年铃木明在《诸君》上连载《“南京大屠杀”之虚构》,否认日军战时在南京犯下的种种暴行。于是,南京大屠杀肯定性派和虚构派的争论一直持续到今天,进一步撕裂了日本民众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

    在肯定性派与虚构派的“论争”中,对南京大屠杀进行所谓“实证研究”的“评价者太少”即“中学”,在三派之间形成了“反法”的局面,但主要是肯定性派与虚构派的二元“论争”。杉原十九师认为,虽然虚构的派系在南京大屠杀的“辩论”中失败了

    这也是日本社会对南京事变的历史认识难以形成固定共识的巨大障碍。目前,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虚构派将其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成就”翻译成英语,试图将其影响力扩大到英语世界。而西方历史学家大多以客观理性的态度和严谨的原则抵制日本右翼对南京大屠杀的歪曲,逐渐主导了西方南京大屠杀研究的发展方向。

    中国学术界以史料为依据,驳斥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错误言行。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甲级战犯石根松井的前秘书田中正明在1984年发表了《南京大屠杀之虚构》号,1985年发表了《松井石根大将的阵中日记》号,称南京大屠杀时南京人口只有20万,进入南京的日本记者“从未”见过大屠杀。

    高行祖指出,南京大屠杀基于当时南京的人口数据、国共两党报刊的报道以及战后日本记者的回忆,是“不可磨灭的”。李松林指出,田中正明篡改了松井石根《阵中日记》 900多个地方,其中最严重的是占领南京前后的这一章。但日本右翼将伪证罪视为“铁证”,将诡辩视为学术,证明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照片没有一张是“真实的”,污蔑南京大屠杀是“20世纪最大的谎言”。中国学术界知道他们的伎俩和目的,但他们不能完全粉碎他们,因为“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中国各行各业与清醒的日本进步人士联手,传承南京大屠杀的记忆。首先是向中国介绍日本进步学者对南京大屠杀的研究成果。比如董富雄的《最终版》(《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之证明》)很快就传入中国。二是宣传日本进步人士和友好团体对南京大屠杀的反省和反省活动。自1985年以来,长期带领明信会到南京忏悔并参观的松岗环,多次在中日两国举行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促使“更多的日本人反思侵略历史”。

    三是支持南京大屠杀日本老兵的作证活动。一些日本老兵在战后出版或展示了他们的战场日记,揭露了他们经历或目睹的南京大屠杀。他们的作证活动受到右翼分子的干扰和破坏,由此引发了著名的诉讼——-董案。中国社会各界对董给予了密切关注和支持,但董最终败诉,反映了日本司法界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不足和局限性。

    日本进步人士和中国学术界对南京大屠杀的基本史实有“共识”,但就屠杀的数量和原因而言,并不完全一致。比如日本进步人士普遍认为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为20万或10万以上,但不排除未来根据新发掘的数据增加遇难人数的可能性,而中国学术界认为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为30万;在对南京大屠杀的描述中,中国学术界侧重于大屠杀的规模和残暴性,强调日军的战争罪行,而日本学术界则侧重于分析大屠杀的原因和人数之争。

    2010年1月,《中日共同历史研究报告》承认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但部分日本政客和右翼分子依然如故。由此可见,任中研究南京大屠杀任重道远。中日学者建议,从多个角度,如实记录南京大屠杀每一位遇难者的悲痛和痛苦,建立南京大屠杀数据库,加强国际学术对话与交流,引导南京大屠杀记忆传承,形成更广泛的“共识”。

    你还记得广岛和长崎核爆炸的日期吗?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日本NHK广播文化研究所每五年进行一次“爆炸意识调查”。去年恰逢爆炸70周年纪念日,该研究所成立了

    就年龄而言,60岁以上回答正确的受访者比例比二三十岁的受访者高出近20%。“直接遭受过爆炸”的回答者可以更清楚地记得核爆炸的日期。可以看出,经历过爆炸的老年人对核爆炸的历史记得更清楚,也更重视,而40岁以下的年轻人逐渐忘记了这段历史。

    九州大学副教授京子直树(Kyoko Naoki)在去年出版的《核爆体验和战后日本》一书中指出,现在核爆炸受害者的平均年龄都在80岁以上,很多受害者团体因为成员年龄太大而解散。越来越少的人能分享核爆炸经历,见证这场悲剧。从长远来看,相关记忆将会消失,这不仅损害核爆炸经验的保存和传播,也不利于呼吁核裁军和反战的和平运动的发展。

    结论南京大屠杀距今已有81年,期间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发生了一些变化,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首先,它深受东亚局势和中日关系的影响。日本人在战争期间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比较模糊,在战后初期更了解真相。然而,随着冷战的爆发和美国对日政策的变化,他们的注意力正在下降。直到中日复交,部分日本人才再次关注南京大屠杀。与此同时,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这最终成为影响中日关系和两国人民感情的障碍之一。

    第二,围绕日本社会的南京大屠杀,出现了肯定性、虚构、中学之间“斗法”、“辩”的局面。虽然延续至今,但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被日本人接受。这个结果是虚构的学校始料未及的。第三,受到中国社会的高度关注,启发中国学术界研究南京大屠杀。

    中国学术界基本形成了以南京学者为主的南京大屠杀研究学派。他们对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认识的日益理性化的观察,不仅体现了中国学术界的进步和发展,也对相关研究的深化和拓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一,在广度上,我们不仅要考察日本人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思考他们对日本近代大屠杀的认识和反应,还要将加害者对战争责任的认识与世界上与大屠杀有关的国家之间的历史“和解”进行比较,如亚美尼亚悲剧和奥斯威辛集中营大屠杀。

    第二,从深度上看,不能仅仅通过战场日记、文学作品、学术著作等来分析和解构日本个人对南京大屠杀精神世界的理解。还要深入挖掘日本战时集体虐杀的思想根源和战后日本社会三大派别的“战争法”和二元“论战”,以避免他们恶性的基因重组。

    第三,面向未来,日本民众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仍然是影响中日关系和两国人民感情的重要因素。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中日学术界扎实的研究和不断的努力,需要互相团结,互相沟通,扩大共识,影响人。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南京大屠杀时间:日本民众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和广岛大爆炸?本文链接http://www.zhid.net/fengshui/4581.html,谢谢合作!朱砂道长


    上一篇: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四灵山��   下一篇:龙厅风水布局:如何安排办公室风水最好?


    
    论主朱砂道长 朱砂道长本坛灵符由茅山道长手绘化解太岁符,婴灵超度符分手挽回符,偏财,求财咒语,姻缘符咒,生肖,太岁开运符,和合符,转运符,求子符等,同时提供免费算命,生辰八字算命,四柱算命预测等.
  • 文章总数
  • 23678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朱砂道长本坛灵符由茅山道长手绘化解太岁符,婴灵超度符分手挽回符,偏财,求财咒语,姻缘符咒,生肖,太岁开运符,和合符,转运符,求子符等,同时提供免费算命,生辰八字算命,四柱算命预测等..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