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道长

朱砂道长pe本坛灵符由茅山道长手绘化解太岁符,婴灵超度符分手挽回符,偏财,求财咒语,姻缘符咒,生肖,太岁开运符,和合符,转运符,求子符等,同时提供免费算命,生辰八字算命,四柱算命预测等..
  • 当前位置:主页 > 解梦 > >释梦——专栏

    释梦——专栏

    发布日期:2021-03-30 20:03 解梦

    天很黑,潮湿的空气充满了霉味。在隐约可闻的雨声中,我半睁着眼睛下了床,拿起床边的半瓶牛奶。

    直走,转弯还是穿过一扇门?好像我有把土地缩成寸寸的神奇能力,脚步轻盈。恍惚中,我已经来到了雨滴答滴答的门廊,我的同伴坐在椅子上看着雨漫天落下。

    “哈,那种事情应该不会很简单吧?就像你咬了一口面包发现变质了,不扔了吗?"

    我的同伴转过头,眼里带着不解的神色,像是在嘲笑我为什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仔细想想,他的比喻好像有问题,但我根本没想逻辑,然后话就说下去了。

    端着牛奶向前走,站在离风雨稍远的地方,品味着清凉。随着牛奶的进入,我雄辩的话语停止了。

    我默默的把牛奶从嘴里举到眼睛里,找了半天,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羞涩的生产日期和保质期,脸上的肌肉开始不由自主的微微抽动。

    同伴注意到我的脸色不对,非常灵巧地向四周看了看,排除危险才走到一起。用锐利的目光,他立刻想通了发生了什么。他叹了一口气,把眼睛转向我,无助地从我手里接过那杯牛奶。

    同伴把牛奶扔在她眼前,转过头继续刚才的讨论,但话被突如其来的风切断了。

    腥气直入鼻腔,我默默擦着脸上的奶。额角暴突的青筋有些狰狞。

    没忍住笑的同伴赶紧用手捂住嘴,俯下身准备随时躲闪甚至跑来攻击。我曾经追上他,但我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意识到心中的MoMo提示声。

    异常的表现让他的同伴们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看着那狐疑的表情,估计要是出事了,他马上就溜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处于日常打闹状态,让人担心。

    我拼命想说明现在的情况,可是一开口就忍不住打嗝。我酝酿了一晚上的调子,让朋友A嫌弃。

    窗外已经是早上七八点了,但是房间里还是很黑,夹杂着冰粒的雨落了一地。在旧空调的辛苦创造出来的温暖中,我和朋友A大眼瞪小眼地相对而坐,沉默无语。

    朋友A以轻微的鼾声为背景打破沉默,语气明显不愉快。

    面对我无辜的眼神,朋友A用空洞的眼神揉揉额角,好像头疼。

    “你一大早不睡懒觉,还拉我起来,只是为了给我讲一个情节和逻辑都很扯淡的梦,而且这个梦里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没有结局!”

    朋友A一按膝盖就站了起来,愤怒的吼声准备走,但他看了一眼其他两个在床上睡得像死猪一样的人,在最后一刻强行把吼声压了下去。

    “嗯,这不能怪我。你要知道,梦是一个极其狡猾的小淘气。如果不赶快起床,把梦的内容写下来,很快就会溜走,不留痕迹。”

    像朋友像炸猫,A充满压力。我缩着头,把头扭到一边。我不敢和他的眼睛直接接触。

    朋友A脸上露出了理解的笑容,我也就释然了。就在我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冲了过来,用双手抓住我的衣领,突然抖了一下。

    “老子会送你回到你的梦里。这次你抓不到你所谓的梦想精灵了。如果你不记得故事的结局,就不用回来了。”

    朋友A松开手,拿起烧水的水壶,发出很大的响声,确定里面有没有热水。被吓呆了,我用左手抓住床脚稳住身体,用右手把桌子上的杯子端过来。

    朋友A看了一眼我杯子里的咖啡,一点热度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一时语塞,转身爬回床上。幸好我眼疾手快,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了他。

    朋友A指着我身后书架上从图书馆借的书,用“我没有精神病为什么要看这些”的语气说。

    “那只是为了材料,为了了解人的真实心理活动。再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心理问题……”

    不忠实的感情涌上心头,我想纠正他的刻板印象,但话题马上被他一开始举手阻止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最近了解到‘梦分析’的理论,所以想去实践一下。总觉得梦会是很好的素材什么的。”

    我把书翻到介绍弗洛伊德生平的那一页。朋友A随意扫了两眼,目光飘回了我身上。

    朋友A忍不住失去了眼神,还没等他想说什么,我就先把攻势推开了。

    “所谓的当局者迷,外人看清楚了,有些不好的事情,他们会下意识的回避。你不是一直在抱怨柯南吗?让我看看你精彩的推理!”

    我郑重的拍了拍朋友A的肩膀。我不知道这个吻是刚刚好还是我知道我得不到结果。朋友A叹了口气,接过书坐下。

    我回忆了一下这本书的内容,想起了经典的释梦案例,用不确定的语气说。

    我指着窗户,冰冷的冻雨还在窗户上胡乱扫射,伴随着呼啸的风声。

    我呷了一口咖啡,咖啡完全凉了以后更苦了。我摸着下巴上凌乱的胡子,感到很困惑。

    “哈!也就是说,剩下的半杯咖啡是从现实投射到梦里的,但它已经经过了投射的过程……”

    朋友A抄了我刚才说的,就是在讲解异化这个重要变化的时候,忘记了刚看的概念,赶紧低头扫了几本书。

    我拒绝了朋友A说他根本没仔细思考的说法,又喝了一口他手里的冷咖啡。

    当苦涩的味道在我的舌尖打开时,我不禁深深皱眉。朋友A表情有些扭曲的看着我,点头表示赞同。但紧接着,他指出了我话语逻辑中的一个漏洞。

    朋友A有些惊讶地睁大了无精打采的眼睛,语气稍微抬高了一点,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又恢复了无精打采的状态。

    翻完书,朋友A找到了新的探索方向。根据他的提问,估计他翻到“童年经历是梦想的物质来源”那一章。

    “小时候?不记得了,我妈没说……但是我记得,中学的时候,我经常睡前喝牛奶,希望能睡个好觉。这不是小时候的经历吗?”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低下头,撅起嘴,把游泳圈捏在腰间。中学上寄宿学校的时候,我妈总是担心我营养不够,所以总是叫我睡前喝牛奶。后来,我有了一个无法摆脱的可怕的肚子。

    朋友A一边低声念叨关键词,一边不由自主摆出柯南的经典姿势,开始联想推理。这时候我们只需要静静等待推理能力接近于零的凡人。于是,我把任务留给了朋友A,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本书,毫无愧疚地看了一遍。

    我喝了一口咖啡,通过阅读改善的心情,在这个沉重的话题面前完全被破坏了,语气开始憔悴。

    “那么你还记得我们必须参加考试吗?所以有了奢侈,也就释梦了。你已经有充分的信心了吗?”

    朋友A眨了眨眼睛,掂了掂手中的组合《梦的解析》。他的脸上似乎在说“如果你告诉我你能达到满分的GPA,我会让你知道知识是力量的物理表现”。

    我拉长了语气,朋友A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又把手里的书摊在膝盖上,继续阐述他只开了个头的推理。

    “核心因素——实现梦想的欲望,意味着睡个好觉或者想快速结束紧张的考试周。因此,梦的修改用有助于睡眠的牛奶代替了提神的咖啡。”

    我那嘀嘀咕咕的朋友A一点也不理会。他只是自己开始下一个分析,似乎想快点做完再爬回去睡觉。

    我用专业的学术词汇总结了梦里讨论的题目。一点炫耀的心态驱使我展示自己的博学,但这才刚刚开始,朋友A不耐烦地挥挥手打断我,像赶苍蝇一样。

    “所谓行为经济学中的沉没成本会出现在梦里,可能是因为你之前学过行为经济学。”

    “嗯.那是因为你玩了炉石,开了很多没有橙的牌,然后想到沉没成本。想实现的愿望大概就是通过沉没成本来警示自己游戏充值是个无底洞,摆脱早期的超生。”

    仔细想想,朋友A说的挺有道理的。一时冲动买了所谓的节日礼包的悔恨至今还萦绕在心头。但是,他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真的让我很不开心,一想到要当杠杆就在我胸中蠢蠢欲动。语气也不由得“吧”。

    敏锐地捕捉到了我语气的变化,朋友A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总感觉眼镜像漫画一样闪着锐利的光。

    我一句话没说,朋友A默认我在质疑他的推理能力。他懒洋洋地坐在凳子上的时候坐直了,整个人精神都不一样了。

    朋友A一提,我就想起来了。不能怪我记性差。毕竟我没在那里吃过饭,也只听说了一点点那些事件。我都不知道后续是怎么结束的。但是在我提问之前,朋友A先把我的嘴堵住了。

    “你别着急提问,我还没说完呢。我记得,你高中室友高考前肠胃不好,导致复读?这件事很有分量。”

    我没出声,这是默认。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喜欢暴露隐私的人。在宿舍聊天的时候提过一次。朋友A还能记得,让我坚信我的思维能力和考试成绩没有必然的关系。

    “那你呢,其实你是担心因为饮食等因素考周不及格,所以才会在梦里告诉自己。洒牛奶就是告诉自己,一定要远离过期食品等有害的东西。”

    我一承认他的结论,朋友A就从凳子上慢慢站起来,一副自信的姿态,就像上台表演他的魔术师一样。

    朋友A似乎完全陷进了自己的侦探角色。他抛开重要的指令《梦的解析》,开始在空间狭小的宿舍里踱步。

    “后面有很多所谓的内容,但是总结一下,在这个梦里,你其实是一个冒险家,或者是一个有系统提示的网游。”

    朋友A径直从我身边走过,伸手从我凌乱的书桌上拿起一个小布袋,倒进他的掌心,倒出七个骰子。其中只有一个是常见的六面立方体骰子。简单来说,这是一个D20系统。

    “哼,我们可以看到,你最近一直在学习DND(龙与地下城:地下城与地下城的简称)。我不仅读了整整200页的PDF,还买了一个实体骰子。”

    “嗯,我就是觉得DND关于世界的设定很优秀,忍不住想学。这只是为了写作。”

    朋友A拉长了声音,把夸张的脸靠近我。我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脸,把它拉走了。

    “哈!出来了!不管你最初是抱着想玩DND的心态,还是抱着研究的心态,了解之后,玩的欲望就埋在心里了。”

    朋友A把歪眼镜割了,脸上露出熟悉的恶毒笑容。我立刻捂住了耳朵,但还是来不及,恶毒的话已经渗透进了我的耳朵。

    “可惜,一切都准备好了只欠东风。你落到最后一步,你没有朋友愿意和你玩这个游戏!”

    “嗯,所以,最后,一些荒诞的情节其实表现了你玩DND的欲望。再深入一点,其实是你渴望摆脱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也就是说,考试周的压力让你忍不住逃避。”

    朋友A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满意。他蹲在我面前,用手指戳我的额头,给出了最后的推理。

    “我们醒醒吧,别做白日梦了,现实也是一样的。日复一日枯燥的日常生活只会抹去一次多彩的梦。”

    推理结束,朋友A恢复了空洞的眼神,没有了精神。他站起来,把《梦的解析》放在我的桌子上,整个人像失去了灵魂一样飘到了他的床上。

    “你不会真以为为了看《微表情心理学》这样的书就真的能读懂别人的心理?”

    “谁知道呢?但是,我觉得即使在灰暗压抑的考试周,解梦也会带来乐趣,给生活增添一丝色彩。”

    夹在中间的朋友A,不用像普通人一样无休止的争论,至死都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他只是打了个哈欠,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正要爬回他的床上。

    一个正在爬梯子的朋友愣了一下,转过头好奇地看着我打开电脑,熟练地把手放在键盘上。

    “写它吗?你选的主题真的.难怪你写的东西有一种堪比教科书的催眠效果。”

    “关于每个人正在经历的日常生活,没有什么可写的。”“哼,要知道,我们每天度过的日常生活,其实可能就是一系列的奇迹。”

    面对我理直气壮地说我只是“借”了别人的作品,朋友A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回到了自己无能为力,反正和别人说什么都没有关系的状态。

    我又一次学会了他的毒舌属性。我决定不跟货交流了,默默摸了摸键盘。我的朋友A终于心满意足地躺在了他的床上。

    面对空白的文档,我纠结了一会儿题目。我没想到我的喃喃自语会被吐出来。我忍不住抬头一看,躺在床上的朋友A真的是闭眼了。

    只有轻微的打字声在宿舍里回荡,我的注意力随着指尖的移动逐渐落入眼前的文字。然而我朋友A突然坐直了,响声吓出一个乱码。

    “你等我。如果醒来后看到‘咸鱼’的代号,我会帮你格式化硬盘,清理不必要的东西。”

    “哼,少瞧不起这件事的名字!你知道有多少作者的脑细胞,给一个人物起个恰当的名字就很难死吗?"

    “我只知道你破碎的梦耽误了我半个小时的睡眠。那是老子挤出考试周复习时间的半个小时!”

    “等一下,我们正在讨论你的工作。日常,没有高潮,没有波折,有什么可看的?”

    “哼哼!巧妙的情节令人惊叹,但把日常事物描写得醉人,应该是作家的追求。”

    “你要是一直哼,我就打开录音,准备录音,以‘我舍友猪哼’的标题发到网上。”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释梦——专栏本文链接http://www.zhid.net/jiemeng/9944.html,谢谢合作!朱砂道长


    上一篇:司马懿看见一块刻有四个字的石头,就叫司马韦嘉   下一篇:周公大全查询网


    
    论主朱砂道长 朱砂道长本坛灵符由茅山道长手绘化解太岁符,婴灵超度符分手挽回符,偏财,求财咒语,姻缘符咒,生肖,太岁开运符,和合符,转运符,求子符等,同时提供免费算命,生辰八字算命,四柱算命预测等.
  • 文章总数
  • 917699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朱砂道长本坛灵符由茅山道长手绘化解太岁符,婴灵超度符分手挽回符,偏财,求财咒语,姻缘符咒,生肖,太岁开运符,和合符,转运符,求子符等,同时提供免费算命,生辰八字算命,四柱算命预测等..

     XML地图